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29日16时32分,美国累计确

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29日16时32分,美国累计确

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29日16时32分,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达1735971例,累计死亡病例达102323例。

△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实时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

过去一段时期,美国一直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。《纽约时报》评论称,从死亡人数看,新冠肺炎疫情很可能将成为自1918年大流感以来美国最严重的公共卫生灾难。包括白宫应对新冠病毒特别小组关键成员安东尼·福奇在内的一些美国专家认为,真正的死亡人数可能远高于美国官方公布的数据,因为一些死于家中或养老院的人并未接受过病毒检测,而今年年初美国的一些死亡病例也可能与新冠病毒有关。

△纽约市政府网站发布的市内各区新冠病毒感染率分布图显示,少数族裔的感染率明显更高。

美国民众:政客在疫情远未结束时急着“邀功”

面对日益严峻的疫情和不断增加的病例,特别是在26日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逼近10万人之际,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·麦克纳尼却表示,美国政府已“竭尽所能使死亡数字尽可能降至最低”。此言一出,立即引来一片质疑之声。有美国网民怒问:疫情还远未结束,美国政客岂能在此时“邀功”?!

当然,这并不是白宫方面第一次作如此表态。

从上面这个视频可以看出,美国领导人挂在嘴边的依然是做出了“专业应对”或是“避免了更大损失”。

△CNN民调结果:多数美国人对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表示不满

美国媒体:白宫靠修改统计标准“降低”死亡人数

那么,美国一些政客关心的问题是什么呢?

早在本月13日,美国《野兽日报》网站就援引多位政府官员的说法曝料称,白宫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工作团队正在施压美国疾控中心,改变该机构在统计死亡病例方面与各州的合作方式。这样一来,就可能让死亡人数比上报数字要少得多。显而易见,美国政客心里明白,应该“降低”疫情中的死亡人数。只是他们选择的方法是修改标准、操纵表面数字,而不是改善应对措施减少患者的死亡。

美国研究机构和专家:政府反应迟缓延误防疫时机

早在1月27日,世界卫生组织就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范围风险由中等改为高风险。然而美国政府直到3月15日才开始要求民众采取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限制措施。

根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本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,如果美国政府能够早些采取积极的防疫措施,疫情造成的损失会显著减少。即便只提前一周,美国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和确诊病例数至少可以双双减少50%;而如果能提前两周采取措施,那么82.7%的死亡病例和84%的确诊病例都有可能避免。换言之,如今美国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原本可以减少数万例。

对于美国政府在疫情中的表现,加拿大西蒙·弗雷泽大学公共卫生教授凯莉·李评论称,美国政府反应缓慢,延误了最佳防疫时机。

美国国际开发署负责全球流行病预防控制工作组负责人、流行病学专家丹尼斯·卡罗尔指出,美国政府防控疫情不力的责任是推脱不掉的。政府未能及早对疫情给予足够重视、实行广泛检测和采取有效防控措施,致使美国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。他还警告说,在目前美国很多州尚未真正实施严格有效措施的情况下,一些州却已开始陆续“重启”,这将使疫情不可避免地出现反弹。

美国畅销书作家戴维·利特日前在《时代》周刊网站上撰文说,新冠肺炎疫情给美国造成的公共健康危机是美国民主的失败。一项接一项的民调显示,绝大多数美国人希望领导者们听从专家意见,但这没有发生。美国在推行“社交隔离”指南时动作太慢,这导致了美国九成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出现。

利特指出,尽管人命关天,但美国的领导者忽视了合理的民愿。他们未能在这场危机中维护好公共福祉,这是一个悲剧。但这并不奇怪,从美国组织选举到资助竞选活动的方式,从划分选区到让说客们参与政治决策,都在忽视公众利益。与过去半个世纪里的任何时候相比,美国正由更少的人治理和享有,而广大美国人民正因此遭殃。

责编:张振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